世上第一个“试管婴儿”,今天41岁了

编辑:薄荷绿℡ 2019-08-13 19:48:29

医学史上的7月25日


医史铭文:体外受精技术,DNA双螺旋结构


今日封面:出生即成名的“超级婴儿”


41年前的1978年7月25日,晚上11点47分,是一个被医学史铭记的时刻——在全世界媒体的热切期待中,被誉为“生命奇迹”的女婴路易斯•布朗(Louise Joy Brown)在英国出生,体重2.6kg。


她是世界上第一例借助体外受精技术诞生的“试管婴儿”,一出生便成名。今天,是布朗的41岁生日。她的降生意味着医学与科技的一次胜利,也为成千上万的不育家庭带去希望。


漫长的等待


每年,全世界都有数百万对夫妇尝试酝酿“爱的结晶”,不幸的是,并非所有家庭都能成功。找到不孕不育的原因、帮助不孕者怀上宝宝,在医学史上曾有漫长而艰巨的过程。


不孕女性中,25%-35%的原因为输卵管堵塞。在路易斯•布朗出生之前,一个女人被诊断为输卵管堵塞,几乎等于被宣判一生无法为人母。


点击查看原图

世界各大媒体对路易斯•布朗出生的报道


正常情况下,女性的输卵管能起到运送卵子、摄取精子并将受精卵运送至子宫腔的重要作用。一旦因感染、炎症等原因发生输卵管堵塞,阻碍精子与受精卵的通行,便可能导致不孕或宫外孕。


从1966年起,英国奥德汉姆总医院(Oldham General Hospital)的妇产科医生帕特里克•斯特普托(Patrick Steptoe)与剑桥大学的生理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兹(Robert Edwards)便开始着手研究,当女性出现输卵管堵塞时的替代受孕方法。


在人体之前,已有科学家发现,兔子的卵细胞能够在试管内完成受精,爱德华兹则希望,同样的幸运能发生在人类身上。困难显而易见——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卵细胞用于这场“离经叛道”的实验中,光是听说要收集卵巢组织人们便纷纷摇头,还有人直斥爱德华兹和斯特普托是疯子。


“不把卵细胞放进试管里,一切都是白说。”2001年回忆起当年研究的困境,爱德华兹记忆犹新。两人想方设法从妇产科收集卵巢组织,精心在试管内培养、试验,终于在1968年成功培养出存活的胚泡。


绝望的夫妇


莱斯利•布朗和约翰•布朗是一对年轻的夫妇,他们尝试怀孕9年一直无法成功。原来,莱斯利也是一名输卵管堵塞患者。他们找遍一家又一家医院、一个又一个妇产科医生,仍无济于事。


奇迹,就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1977年,绝望的布朗夫妇结识了正在钻研体外受精技术的斯特普托医生,而后者则在经历另一种“绝望”——学术界与舆论的质疑。


点击查看原图

布朗一家与照料路易斯的护士 | 路易斯•布朗个人网站


人们担心,在体外“制造生命”可能破坏社会伦常,甚至“培养出畸形的怪物”。1971年的一次学术会议上,“DNA之父”生物学家詹姆斯•沃森严厉批评这项工作“错误无可避免”。争议声中,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拒绝了爱德华兹与斯特普托的研究资金申请,两人只能自己掏腰包、寻找受试者。


“绝望”的夫妇遇上了同样“绝望”的科学家,一拍即合,布朗夫妇保证,愿意承担任何体外受精可能带来的风险。而在最终成功孕育出生的路易斯之前,爱德华兹在布朗夫妇身上进行了约80次试验,均以流产告终。


路易斯这次成功试验的不同之处,在于之前几十次,都是在等待受精卵分裂成64个细胞(约4-5天)后,才被移植回莱斯利的子宫;而这一次,在试管中培育了两天半后,胚胎便被移植回母体子宫。


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过去,莱斯利子宫内这个“惊人的胚胎”依旧存活着,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黎明。


点击查看原图

开创体外受精技术的团队:(左)生理学家Robert Edwards,(中)婴儿Louise Joy Brown,

(右)妇产科医生Patrick Steptoe | 摄于1978年7月25日


“潘多拉魔盒”被打开后


布朗太太成功怀孕的消息一传出,全世界的媒体都沸腾了。各地的记者们伪装成清洁工、水管工潜入病房,试图采访这第一个“人造生命”的父母。当路易斯出生时,媒体的热情更堪比当年“报道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


争议之声也愈演愈烈,除了宗教人士,科学家也惴惴不安——有人批评两人在人体临床应用之前,没在灵长类等高等动物身上做过实验,太胆大妄为;有人担心一旦第一个试管婴儿健康出现问题,之后的创新性研究也会受到阻碍。


爱德华兹两人平静地接受了一切。2008年在接受采访时他说,“最重要的是孩子。斯特普托和我都被那些渴望要个孩子的绝望的夫妻们深深打动。我们经受了很多批评,但并不后悔。”


路易斯出生后4年,她的妹妹娜塔莉也通过体外受精的孕育降生。


成年后的路易斯出版过一本自传,讲述了她的父母收到的各种“恐怖包裹”。反感人工授精的激进主义者,曾向布朗家邮寄玻璃试管碎片、塑料胎儿和用血液般的红色颜料写的“试管婴儿保修卡”。当然,布朗一家也拥有万千“粉丝”,大多数都是不孕女性和受益于体外受精的不育家庭。

点击查看原图

“粉丝”寄来的慰问信 | 路易斯•布朗个人网站


路易斯的父母于2007年、2012年相继去世。如今仍健康在世的路易斯说过,自己不愿被贴上“试管婴儿”的标签,但她仍为自己的出生推动了医学技术的发展,而倍感自豪。她拒绝了许多媒体的采访,正在也将继续过着低调的生活。


评古论今 • 当科幻照进现实


路易斯之后,体外受精遍地开花。1980年起,“试管婴儿”相继在澳大利亚、美国、中国等各国降生。在一个个笑靥如花、活泼可爱的婴儿面前,争议之声逐渐平息。研究结果与事实证明,体外受精技术的安全性可靠,试管婴儿与其他孩子一样健康。


如今,已有数百万个新生命因试管婴儿技术降生人间,有的国家甚至2%-3%新生儿为试管婴儿。2010年,爱德华兹因此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当只在科幻小说中存在的情节,突然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恐慌与排斥在所难免。而让“创新”真正造福社会的,是科学家坚定不移的信心,和众人敞开的胸怀。


7月25日 • 医史拾遗


➤第一位拍摄DNA晶体X射线衍射照片的女科学家


点击查看原图

来源 | 网络图


今天是英国物理化学家Rosalind Franklin的99周年诞辰。她专注于DNA、病毒、煤炭等物质的结构研究,其中她拍摄的DNA晶体衍射图片“照片51号”,以及相关数据,是詹姆斯•沃森与弗朗西斯•克里克成功阐释DNA结构的关键线索。


参考资料:

[1] Louise Joy Brown, Wikipedia.

[2] Jennifer Rosenberg, Louise Brown: The World s First-Test Tube Baby, ThoughtCo.

[3] The Official Website for Louise Brown, The World s First Test-Tube baby.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shiguan1.cn/sgytk/966.html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