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性海外取精,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国内的男性

编辑:薄荷绿℡ 2019-07-25 13:18:24

今天,一个《单身女性选精生子:我到美国买常青藤精子,生混血宝宝》登上热搜。

新京报记者前去采访了几位“三高女性”,什么是三高呢?也就是高年龄,高收入、高教育背景。由于2019年2月13日,一则“北京开放非婚生子女随母亲上户口”的微博在网上流传的异常迅速,高学历高收入女性是否可以出国购买优质基因生子从话题演变成了行动。

由于国内的精子库需要结婚证和准生证才允许开放,在这个限制的前提下,漂洋过海花费几十万的定制孩子,已经变得和某宝一样简单了。

这种行为得到了女性的一致认可和高度赞扬。包括小编自己身为男性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都觉得,是件好事,值得鼓励,当然,哪怕全国女性都去这么选择,我同样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甚至举双手双脚赞成。女性的生育权本就是属于自己所控制的,与男性无关。就像咪蒙所写的那篇文章一样《还让老婆亲自生?醒醒吧大青早亡了》半个小时五十万阅读量》。

婚姻的本质其实就是利益之间的交换和繁衍任务的延续。自然选择就是一个弱者不断被绝后的过程,如果不是有更重要的目的要实现(比如留下传世巨作),仅仅是因为养不起或者不愿养而选择拒绝生育,倒是非常符合进化论的一种主动策略,将资源让给了更有效率的其他个体。比如有一些群居动物,底层个体也会自主绝育。

正如网友所说的:弱者是没有资格拥有合法交配权和后代的。

因为婚姻只是一种形式化的社会关系,所以是一种社会构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社会构建出结婚这回事之前,已经存在了实质上的婚姻关系(或者说是配偶关系)。参考自然界形形色色的配偶行为就可以知道,人类结婚、动物结为配偶,是自然选择下性别博弈的适应机制。

其实很好理解,灵长类的繁殖需要双亲在生和育两方面进行长期而大量的投入,但是不同性别存在投入顺序、份额方面的不同。这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相当于进行一个长期投资,当项目启动后任何一方的撤资都会对另外一方造成严重的损失,所以需要对项目进行增信。结婚这件事情必须要充满仪式感,花费巨额成本以形成门槛,此外还要引入外部的监督,就是要从内外部同时进行增信。而如果选择不生育,相当于节约了巨大的成本,并能够给家庭关系的两个人带来很高的生活质量。

尤其是在当代社会,大部分女性被明码标价。彩礼正是在挑选其中的“强者”,没有人会愿意和一个乞丐共度一生,这就是现在的社会规则。反而言之,马云和王健林这样的从来都不会缺少交配权以及私人领地,现实就是这样。(不管你承不承认)

弱者连婚姻的门槛都达不到。

而如果所有的女性都选择去国外取精,反而对国内的男性同胞来说好处更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按照传统的观念,男性付出房子和生活所需,女性负责孩子的生育和教育。看似分工明确,但是从管理学上来说:一个人远远比两个人更容易管理。而一旦女性可以独立成为一个家庭的时候,男性反而是呈现出一种“被解放和被需求”的状态。因为在这个市场上还存在着一种叫做代孕的服务,这个服务是怎样的呢?可以自己查,毕竟这个产业已经出现了十年以上了。直接用金钱就可以“买到”自己的后代,还不用担心离婚的财产分配和妻子的家族关系,可谓说是良心企业了。

也有一位网友这样描述了下当婚姻的本质被解放后,社会现状是怎样的?

代孕妈妈成为城市中产家庭即保姆,月嫂之后的新一种生活品质标准,家庭聚会时互相交流经验“老张,你家那个东北的代孕妈妈怎么样?我们最近也想找一个”,“还行,身体挺好,985大学毕业的,文化素质也有,自己懂得调节合理膳食,我们省了不少心。”“我看李总家那个也不错,代孕的时候每天还做孕妇瑜伽呢。”“他那个贵哟,据说还是知乎《代孕话题大V》呢,人家还开live传授代孕经验呢!”新一代城市女性结婚标准,彩礼除了有车有房有户口之外,婚前协议必须约定以后孩子不亲生,代孕合同订金收据成了房产证和钻戒一样成为结婚必备。后续相继推出高品质子宫和卵子产品服务之后,代孕中介机构又开始鼓吹纯天然受精的宝宝比人工授精的宝宝更聪明,提供新服务让代孕妈妈和客户那啥那啥自然受精代孕。中介公司提供舒适和温馨的“代孕仪式完成场所”,客户走进代孕中心,一排代孕妈妈们纷纷走上前来“您好,88号来自东莞,很高兴为您服务……”未完待续……

当生育成为了一种交易时,自然会发展成这样。大家说是不是这样的?现在还有男同胞拒绝女性“海外取精”吗?欢迎大家留言探讨。

来源:新京报,头条、微博网友评论、知乎墨索尼斯、刘易杰,咪蒙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shiguan1.cn/sgyns/357.html

网站地图